首页 > 历史 > 中国历史 > 宝玉对柳湘莲说了什么导致尤三姐自杀?

宝玉对柳湘莲说了什么导致尤三姐自杀?

文章来源:网络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1-03 10:16:28

 在《红楼梦》里面,尤三姐为什么会自杀?这是读者朋友大家都很关心的,那么尤三姐的死是不是和柳湘莲有关系呢?那么宝玉和刘三姐说了什么? 尤三姐   尤三姐,中国古典文学名著《红楼梦》中人物,尤氏继母带来的女儿,尤二姐的妹妹,亦称作尤小妹。尤三姐模样儿风流标致,她又偏爱打扮得出色,自有一种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。贾珍、贾琏、贾蓉等好色之徒,对她颇为馋涎。但尤三姐不愿像姐姐那样遭人玩弄,她用泼辣作为武器,捍卫自己的清白。她看中柳湘莲后,就一心一意等他。但因柳湘莲认为宁国府多好色之徒(贾珍贾蓉之流),怀疑尤三姐也是个不干净之人,要索回定礼,刚烈的尤三姐在奉还定礼时拔剑自刎。 尤三姐的死与贾宝玉有关系吗?   尤三姐其人   尤三姐的出场戏是在《红楼梦》六十三回尾部。贾珍因贾敬“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了事”,宁国府外大丧家中无人照顾“便将他(贾珍之妻尤氏)继母接来在宁府看家。他这继母只得将他两个未出嫁的小女儿带来,一并起居才放心。”六十四、六十五、六十六回集中写了尤三姐和尤二姐。文本中多次写二姐与贾珍不干净,父孝在身的贾珍仍偷空回家与之鬼混。连贾蓉都说:“二姨娘你又来了,我们父亲正想见你呢!”曹公这一个“又”字表达了多少信息啊!看来尤二姐与姐夫之间的首尾无人不知,也并非一日。尤老娘有赖于贾珍的资助过活,尤氏自保岂敢得罪丈夫!可见贾珍与之可以说“过了明路”。三姐虽自称:“你我生前淫奔不才,使人家丧伦败行…”但纵观文本所叙,我们并没有发现尤三姐特别出格的事,也没有和贾珍、贾蓉怎么样。充其最是“三姐戏耍珍、琏”这场戏。三姐无非是借酒浇愁、因酒发疯“自己高谈阔论,任意挥霍撒落一阵,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乐,竟真是他嫖了男人,并非男人淫了他。”只不过是语言上放誕了些;衣着上随便了些。在今天看来说是不自重,不检点。就当时来说可以说是“淫奔不才”。   封建社会不对等的贞操观使三姐“自知耻”!也不排除为了生计,二姐三姐为了贾珍的骚扰达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默契,所以三姐自称“你我”。在看二姐就三姐事怎么和贾琏说的:“你和珍大哥商议商议,拣个熟的人,把三丫头聘了罢。留着他不是常法子,終久要生出事来,怎么处置?”这是“在枕边衾内”,想必三姐并没有象二姐一样委身于人。再看三姐的择偶观:“我如今改过守分,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跟他去。…虽是富比石崇,才过子建,貌比潘安的,我心里进不去,也白过了一世……这人一年不来,等一年,十年不来,等十年,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,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,吃长斋念佛,以了今生。” 尤三姐只凭一面就认定了柳湘莲为终身之靠,在当时“父母命,媒妁言”的时代里是多么大胆、开放、敢作敢当啊!仅凭这一点她“不为世容”不足为奇。   《红楼梦》六十六回“情小妹耻情归地府,冷二郎一冷入空门”,是三姐生命之绝唱,更是尤三姐控告封建社会末世的宣言书。三姐对柳湘莲可谓情真意切:“说着,将一跟玉簪击作两段,‘一句不真,就如这簪子!’说着,回房去了,真个竟非礼不动,非礼不言起来。”“改过自信”,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,何况三姐并没有犯下大非大罪。以至于柳湘莲索回定物,尤三姐自杀后,“湘莲反不动身,泣道:‘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……’从不屑为妻,到自认“贤妻”,可见尤三姐以死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和忠贞不二的爱情。此情此志岂只打动了,简直是震撼了柳湘莲。   综上所述,尤三姐用现代人的标准看,非但不是坏女人,还可以说是时尚的、前卫的、冰清玉洁的好女人。只是那个万恶的旧社会,男女不平等,过分鄙视妇女,凌辱妇女,糟蹋妇女,才酿成了尤三姐的悲剧。这种悲剧不是自尤三姐始,也不是由尤三姐终。只有打破那万恶的旧社会,建立起人人平等的和谐社会,形成男女真正平等,尊重妇女的良好社会氛围,才能彻底推翻压在妇女头上的三座大山,才能杜绝尤三姐式的悲剧发生。
www.wusong888.com